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
联系人:黄先生

手机:13890146908

座机:0816-2815669
传真:0816-2815669

邮箱:1513060708@qq.com

QQ:1513060708

联系地址:四川省绵阳市经开区塘汛镇塘坊大道677号2栋F-2



行业新闻

铁矿石期货袭击中国钢企

发布时间: 2017-06-21 23:59   843 次浏览

铁矿石期货袭击中国钢企

世界第三大铁矿石供应国印度正式推出全球******铁矿石期货品种,这让中国钢铁企业“惴惴不安”。

  春节后,这个以铁矿石指数TSI为结算价格的矿石期货,点燃了国际矿山巨头的涨价热情。

  英国《金属导报》一季度铁矿石指数均价为每吨177美元,普氏***新铁矿石指数均价为每吨181美元,TSI指数与此数据基本相同。与去年四季度相比,上涨了30美元至35美元。

  三大矿山之一的必和必拓日前向钢厂发出了铁矿石2月份的月度报价,由1月份的每吨155美元上涨至每吨168美元,来自印度的现货铁矿石价格也涨到了每吨190美元左右。

  山东钢铁集团内部一位郭姓科长2月18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铁矿石金融化发展速度太快,中国钢企在铁矿石问题上又没有话语权,如果参与铁矿石期货的话,肯定是吃亏的一方。

  “三大矿山前5位的股东都是高盛这样的金融公司,在期货市场上也会是这些面孔。中国钢企的对手已经变成了国际金融公司了。”中期期货的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,中国短期内已无可能推出铁矿石期货,国内钢企将完全受制于上述3个指数。

  价格变动周期缩短成本难以控制

  河北邯郸一家钢厂是印度现货矿的买主。“我们买不到三大矿山的矿,因为那些矿基本都被大钢企瓜分了。只能买印度的现货矿,每个月买3万吨左右吧。”这家钢企的负责人李红胜说。

  印度去年铁矿石产量为2.57亿吨,其中1.15亿吨用于出口,而印度矿占我国进口矿总量的15%至20%左右。

  2008年以前,李红胜还能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到三大矿山的长协矿。李红胜说,买长协矿******的好处是容易控制成本,买现货矿成本则控制不住。

  当得知铁矿石期货价格变动周期比现货矿还要短时,李红胜一脸茫然。

  从年度谈判,到季度定价,再到期货定价,铁矿石金融化逐渐变成现实。尽管中国是世界上******的铁矿石进口国,但中国钢铁企业对此束手无策。

  自去年三大矿山强行将铁矿石年度谈判改为季度定价和指数定价后,金融机构也积极助推铁矿石金融化,希望从中分羹。部分矿石指数机构如TSI,已经推出矿石月度均价数据服务,即被视为对力推月度定价的大矿山的一种呼应。

  事实上,在推出铁矿石期货之前,全球已有新加坡交易所SGX、洲际交易所ICE、伦敦干散货清算所LCH、挪威期货期权清算所NOS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共5家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掉期交易,其中大多数采用TSI指数作为结算价格。

  “印度铁矿石期货推出,意味着这一全球交易体量******的大宗原材料也在迅速金融化。目前正在执行的铁矿石季度定价体系和月度定价体系***终由此转向更为短期的期货定价方式,直至全现货化、指数化,中国钢企只能选择接受。”分析师表示。

  “国内钢企目前对这一趋势没有好的办法,毕竟没有铁矿石定价权。”上述山东钢铁集团的郭科长说。

  海关总署发布的***新数据显示,中国今年1月份进口铁矿石6897万吨,比去年12月份增加1089万吨,同比增长47.94%,环比增长18%,创历史新高。

  金融资本凶猛:不对等的博弈

  宝钢一位内部人士说,随着铁矿石的金融化,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为了获取利益进入这一领域,肯定会推高铁矿石价格。

 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告诉本报记者,三大矿山的大股东都是金融公司,这对中国钢企进口铁矿石已造成影响。

 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,中国去年进口铁矿石6.186亿吨,同比下降1.4%,这是自1998年以来中国进口铁矿石首次出现同比下降。但这一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交易额为794.27亿美元,比2009年增长了292.80亿美元。

  中航证券分析师张健告诉本报记者,金融资本的介入,使控制了全球80%铁矿石资源量和近70%海运贸易量的三大矿商变得更加强大。对于金融财团而言,只需保证其向钢铁厂出售铁矿石的价格,高于其向矿商购买矿石的价格,便可获得稳定的价差收益。按照目前不断走高的铁矿石价格形势,金融公司想不赚钱都难。

  资料显示,摩根士丹利、高盛和巴克莱资本2009年曾推出现金结算的铁矿石投机交易。

  “如果中国钢企卷入铁矿石期货定价体系,很有可能会增加经营风险。铁矿石期货给金融资本更多的炒作空间,或将进一步助推矿价上涨。”东莞濠源贸易公司总经理卢锦元说,“如果有不良资本介入,风险会加剧,安全性也许还不如现在的季度、月度定价矿石。”

  分析师指出,铁矿石和海运费已是三大矿山和国际投行炒作的对象,中国钢企对相关金融衍生品的研究很缺乏,没有一定的实力和经验参与铁矿石衍生品交易,很容易被金融公司操纵。

  “从本质上讲,铁矿石期货就是一场签订合约的双方关于铁矿石价格走势的'对赌游戏’。从目前来看,中国钢企是玩不起的。”分析师说。

  中国钢企似乎只能靠提高产品价格应对成本上涨的困扰。近日,武钢股份率先出台3月份钢铁产品价格政策,在2月份基础上,每吨钢材普遍上调了200至400元。宝钢也上调3月份出厂钢材价格,热轧、普冷、热镀锌、厚板每吨普遍上调300元。

  钢企内部缺少金融部门

  分析师表示,今年指数定价的矿石进口量估计可达总进口量的70%以上。但面对铁矿石金融化,中国钢企普遍没有充分准备。

  上述宝钢内部人士表示,宝钢只是初步具备了金融方面的储备,这在国内算早的了。

  “除宝钢外,山钢集团莱钢旗下有齐鲁证券,算是有准备的。国内大部分钢企都没有应对铁矿石金融化的部门或者专门人才。”上述山钢集团的郭科长说。

  “金融衍生品在国外是上世纪70年代发展的,在我国是从90年代发展的,都是很新颖的东西。但10多年来,中国钢企没有接触过,期货对中国企业来说很陌生。”分析师说。

  分析师认为,随着铁矿石期货时代的到来,政府、企业、进口商、期货交易所、行业协会都应该积极帮助钢企建立金融部门,以规避风险。

  卢锦元说,很多钢企的总经理都是做技术出身的,对金融知识并不了解,在制定政策时难免会出现漏洞。

  已经40岁的卢锦元决定从自身做起,要学习期货知识,为将来做些准备。

  “接下来准备招些人才进入公司。新的游戏规则就快来了,要适应这一现实。”卢锦元说。

  上述中期期货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,国内短期内已不可能推出铁矿石期货,因为国内没有权威的铁矿石价格指数体系,国外也不承认中国的铁矿石指数,在指数定价上,中国将完全受制于上述的3个指数。

  “此前国内某城市尝试推出铁矿石期货,但未被批准。这件事情上面争议很大。”这位知情人士说。

  其他行业的失败案例足令中国钢企借鉴。为对冲燃油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,国航、东航等中国企业曾与高盛、瑞信等签署多份期权合约,***终在与这些外资投行的博弈中败北,亏损额高达数十亿元。